来自 国际 2020-06-01 21:01 的文章

“如果按这个地址寄

  夏东林(化名)高中时就离开杭州赴美留学了,今年刚刚从美国一知名大学毕业。

  作为一名理科的精英,且长年留学在外,夏东林早已习惯“网络化生存”。写邮件、聊QQ、查找饭店、地图、资讯等等,一切都在网上解决。

  最近,他女朋友赵睿(化名)也在申请去美国读书,需要把大学毕业证书等一些相关材料快递到美国。两人顺手上网查询了联邦快递的电话联系取件。不料,就此被“钓”进了网络骗局中。

  赵睿正在申请美国纽约大学的硕士,需要把成绩单、毕业学位证等材料寄到纽约大学。她选择自己经常使用的“联邦快递”。这是美国最大的快递公司之一,也是中国国际快递业务的领先者。

  那是一个闷热的早上。联邦快递800开头的那一长串客服电话让人记不住,赵睿就顺手在网上输入“联邦快递”搜索,并点开第一个链接。

  第一步:网站图文并茂,紫色与橙色相间,这正是联邦快递的主色调,看起来很专业。

  第三步:就在全国客服热线旁,标注了一长串各地快递专线,赵睿拨通了杭州专线……

  第四步:一个穿着联邦快递制服的小伙子来取快件,收取了280元钱,并留下快递运单号和自己的手机号。

  两天以后,赵睿想查询快递已经送到哪里了,再次上网搜索联邦快递网站并登录。

  第一步:打开网页,输入快递运单号,网页显示:“系统还未接收到下列货件的信息”,拨打网页上的客服热线,这次通了,可对方也称没有该运单号的快件。

  第二步:赵睿立即拨打快递员留下的手机号询问,对方称:“星期五业务比较忙,工作人员还没有把你的订单号码输入电脑”。她立即感觉不对了,“联邦快递的运单号是机器扫描输入的,根本不会由‘工作人员输入电脑’”。

  第三步:夏东林在网上输入“联邦快递骗子”,发现前后两次他们在网上搜索到的并非同一个“联邦快递”。第一次他们登录的是EX

  第四步:凭自己的专业知识,夏东林搜寻这两个网站服务器的位置,结果显示前一个网站的服务器放在美国和加拿大,后一个网站的服务器在上海。联邦快递是国际公司,显然后一个是“山寨版”。

  快递员主动打来电话称:“快递已经寄出去了,由于技术原因,我们为您换了一个订单号。”

  将信将疑的夏东林上真网站一查,果然查到了。他马上打电话给客服核实,发现有人重新投递了他的快件,运单并不是他们自己填写的那份,而是重新抄录的。并且英文地址抄录不准确,出现了很多拼写错误,“如果按这个地址寄,美国方面肯定收不到。”

  回忆整个过程,赵睿和夏东林突然发现,这次从杭州寄到纽约的快件比以往贵了约50元,两人恍然大悟。

  线开头的全国客服热线为(座机),结果,网上各种“型号”的800漫天飞:,,……

  这些热线多数打不通,奥妙在于紧随这些热线之后的那一长串北京、上海、杭州等各地快递专线(号码显示为当地的固定电话),这才是“李鬼”真正的“服务热线”。

  真假联邦快递网站最显著的差别也就在此。真网站首页不会出现客服热线,且不会设立固定电话号码为热线,而假网站首页最显著的位置始终飘荡着那一长串各地“热线”。

  记者发现,一些杭州地区联邦快递的“客服热线”,居然同时出现在中外运敦豪(另一大国际快运巨头,简称DHL)的网站上。

  记者拨打了其中一个热线,问:“你好!请问是哪家快递公司?”(通常人们习惯问:“你好,是联邦快递吗?”)

  对方迟疑了一会,居然报出一串国际快运公司的名字:“DHL,UPS,TNT……”(国际几大快运公司的简称)

  联邦快递明确表示,他们不采用加盟制,他们在包括杭州以内的200多个中国城市都直接设有自己的分公司,使用全国统一的官方网站和热线。杭州这家“联邦快递”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中外运敦豪更为慎重地发来了书面申明:这家公司不是他们的代理商。他们将这种假冒公司称为“非法代理”,其中有些“非代”不仅仿冒他们的网站、服装,连使用车辆的颜色和标识都与真的一样。他们以较高的价格从寄件人手上拿过快件,再转投至真的公司,或使用其他更为便宜的运输网络,以赚取运费差价。

  中外运敦豪在书面回复中说,“(这些假冒者)往往留下假的地址,不允许客户前往柜台交货,而是主动上门取货,留下的电话都是手机。如果客户需要投诉,也找不到他们办公场所和联系人。客户会把这类非法代理当成我们,向我们投诉他们丢失了货物。”

  当网络功能日益强大之时,越来越多的“夏东林”已习惯直接去网上搜索,找电话、找饭店、找条路……网络陷阱也随之应运而生,越冒越多。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种假冒网站有一个“专业名词”,叫“钓鱼网站”,现在已经成为网上的一大公害。

  “建一个‘钓鱼网站’在今天已不算一件太难的事。就像你去工商登记注册就可以办企业一样,只要去互联网管理部门花100多元钱就可以申请一个合法的域名,然后把真网站上的文字和图片拷贝下来,放在自己的网站上,再请一个稍微懂点编程的大学生把电话篡改掉就行了。”整个过程的花费不过千元左右。现在还有许多中小IT企业,可以为人提供域名、租用空间等整套服务,收费只有几百元,这更加为造假提供了便利。

  至于800、400开头的电话,就像普通电话号码一样谁都可以申请,并非高价号码,区别只在于被呼叫方付费而已。

  如此低廉的违法成本,导致了钓鱼网站的泛滥。在搜索引擎抓取的信息中,假网站的信息量远远超过真网站,网民受骗几率“水涨船高”。

  这一切如果发生在现实生活中,警察将随之而来。但发生在网上,监管和查处就变得异常困难。虽然杭州已设立网络警察,但钓鱼网站量大面广,很难一一查证;且因为网站鉴别的专业性,他们也很难区分真假网站。

  如何防范和惩治钓鱼网站?记者层层追溯,找到了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这是CN域名的“注册地”,相当于“网络工商局”。

  就在去年7月,他们成立了中国首个“反钓鱼网站联盟”,这是向国外借鉴的一个方法,它一旦接到涉及联盟成员的钓鱼网站投诉,经认定后,两个小时内“吊销执照”,即暂停其域名解析,停止其欺诈行为。

  反钓鱼网站联盟提醒公众,网民一旦发现钓鱼网站,可以及时向其举报(邮箱:anti-电话)。此外,目前一些浏览器厂商、杀毒软件厂商已在软件中集成了反钓鱼网站的功能。

  据联盟秘书处的最新消息,近期除了假冒快递公司的网站以外,频繁出现的钓鱼网站还有:

  1.使用有“CCTV”字样的域名,仿冒中央电视台“非常6+1”栏目的网站,发布虚假中奖信息;

  2.通过虚假网上购物网站,以低价吸引网民购物,当网民在线支付时,出现仿冒工商银行等虚假电子银行页面,骗取用户银行卡信息;

  3.模仿淘宝网等电子购物网站,骗取用户支付宝账户密码。(本报记者 俞熙娜 本报通讯员 陈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