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汽车 2019-11-20 03:47 的文章

雷诺持有日产汽车43.4%的投票权股份

  不过,记者了解到,2019财年上半年(2019年4月1日至2019年9月30日),日产汽车在美国市场受产品更新迭代的影响,销量仍出现同比4.3%的下滑,销量为67.9万辆。

  东风有限是日产(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与东风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各自持股50%的合资车企。山崎庄平是东风有限的第五任总裁。

  记者梳理公开数据发现,今年前9个月,日产汽车在中国市场的销量为109.10万辆,已被本田超越,同期本田在中国市场的销量为112.35万辆。相较于丰田,日产汽车在中国市场的销量仅比丰田领先不足万辆,同期丰田在中国市场的销量为108.15万辆。而在2018年,日产汽车仍头顶“日系车在华销量第一”的桂冠。

  未来,在中国市场,日产汽车进入山崎庄平时代,日产汽车也将在上述诸多压力下负重前行。

  实际上,2019财年上半年,除了在中国市场与去年同期持平外(日产汽车在中国市场的销量数据按自然年统计),日产汽车在日本市场、欧洲(包括俄罗斯)、亚洲和大洋洲、拉丁美洲、中东和非洲等市场的销量均同比下滑。总体来看,日产汽车2019财年上半年总销量达250万台,下降6.8%。

  对于刚刚履新的内田诚而言,除了上述利润和销量不振问题外,如何处理与雷诺汽车新的交叉持股问题等也是摆在他面前的一道艰难考验。据了解,日产汽车与雷诺于1999年结成联盟,雷诺持有日产汽车43.4%的投票权股份,而日产汽车只有雷诺15%的无投票权股份。

  其中,日产汽车在日本市场的销量为28.1万辆,同比下降1.3%。在欧洲(包括俄罗斯),受环境法规变化以及产品更新迭代的影响,市场环境持续面临挑战。日产汽车公司的销量同比下降19.7%,为26.5万辆。在亚洲和大洋洲、拉丁美洲、中东和非洲等市场,日产汽车公司销量同比下降11.4%,至36万辆。日产汽车公司将2019财年全年的全球销量预期下调5.4%至524万辆。

  直至今年10月,日产汽车公司迎来近三年以来第三任CEO内田诚。日产汽车公司内部对内田诚的走马上任抱有较大期待。“董事会认为内田诚是带领日产汽车前进的合适人选。提名委员会从6月开始基于新的公司管制体制,按照完善的流程对候选人进行了谨慎审核。期望在内田诚强有力的新班子领导下,日产汽车能团结一心为业绩恢复与重建努力。期望古普塔(Ashwani Gupta)和关润(Jun Seki)两位能发挥各自经验支持新CEO。”日产汽车董事长木村康(Yasushi Kimura)曾对媒体表示,希望日产汽车将在新体制下致力于重振业绩、改善公司治理。

  日产汽车方面提供的资料显示,1992年,山崎庄平毕业于日本一桥大学国际贸易专业,并在同年加入日产汽车公司,就职于采购部。从1992年至2018年,山崎庄平几乎一直在日产汽车公司和雷诺-日产-三菱汽车联盟采购部门从事相关工作。值得一提的是,自2003年加盟日产汽车公司,内田诚也在日产汽车公司和雷诺-日产-三菱汽车联盟的采购部门工作多年。

  作为日产汽车全球管理团队变更的一部分,日产汽车公司近日宣布任命山崎庄平担任日产汽车中国区最高管理者,以加强其在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的发展。

  内田诚担当着日产汽车“救火队长”的重任。近一两年来,日产汽车管理层持续震荡:2018年11月,日产汽车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被捕在行业内外引发巨震,自此,雷诺-日产-三菱汽车联盟内乱不断,并导致超过10名高层出走。处于“动乱期”的日产汽车随即也遭遇市场打击,目前日产汽车面临销量、营收下滑,营业利润暴跌,股价蒸发,以及大幅裁员的困境。

  日产汽车方面提供给记者的文字资料显示,复兴美国市场是日产汽车业务转型计划的核心支柱之一。“这一计划帮助日产汽车公司在美国市场提高销售质量方面取得了实质性进展。2019财年第二季度,日产汽车公司在北美市场的经营利润已接近去年同期水平。”

  而可作为对比的是,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日前发布的10月中国汽车工业产销数据显示,2019年10月中国汽车销量完成228.4万辆,同比下降4.0%。1~10月,中国汽车销量完成2065.2万辆,比上年同期下滑9.7%。在中国车市低迷“阴霾”笼罩下,日产汽车销量跑赢“大市”。

  日产汽车中国区的管理层变动并非孤例,如今日产汽车全球管理团队正在经历重组。10月8日,内田诚已被日产汽车董事会任命为日产汽车全球首席执行官(CEO)和总裁,并将从2019年12月1日起正式履新。

  “拯救日产汽车,是一项需要快速达成的困难任务。”内田诚曾对媒体表示,“我的未来目标是将我个人积累的经验运用于工作的方方面面,帮助日产汽车重振绩效、重赢信任。”

  日产汽车方面认为,日产第七代天籁ALTIMA、第14代轩逸、奇骏、逍客、Kicks劲客和SUV系列车型推动了日产汽车中国区10月销量的增长。此外,日产汽车方面相关负责人此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日产汽车能够在中国市场迎来逆势增长,与其推行新中期事业计划及日产智行科技战略的全面落地有关。

  不过,在中国市场,日产汽车仍然面临考验。深谙中国市场的日产汽车公司副总裁、中国事业部本部长,日产(中国)投资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西林隆(Takashi Nishibayashi),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2019年市场情况非常严峻,还将会持续,明年中国汽车市场的情况也不乐观。”对此,他表示,虽然市场还有些不明确因素很难预测走势,但日产汽车将会通过不断提高销售质量,实现业绩的持续增长。

  可以说,在中国市场,山崎庄平接手的日产汽车还算是一个“质优股”。日产汽车11月6日发布的2019年10月及1~10月中国区销售业绩数据显示,日产汽车中国区10月销量为13.91万辆,同比下降2.1%。1月至10月,日产汽车中国区累计销量为123万辆,同比微降0.6%。其中,东风日产10月销量为10.8万辆,同比增长1%;1~10月销量为92.6万辆,同比增长0.5%,创下1~10月最佳销量纪录。

  近日,日产汽车公布一则新的人事任命:现任雷诺-日产-三菱汽车联盟全球副总裁山崎庄平(Shohei YAMAZAKI)将升任日产汽车高级副总裁、日产中国管理委员会主席。同时,山崎庄平还被任命为东风汽车600006)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风有限”)总裁,将接替内田诚(Makoto UCHIDA)担任日产汽车中国区最高管理者。

  2018年底以来,日产汽车管理层持续震荡。同年11月,日产汽车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因涉嫌过少申报自身报酬、违反《金融商品交易法》被东京地方检察院特搜部逮捕,引发了日产汽车近一年多以来的动荡,超过10名高管出走。2019年9月,日产汽车前CEO西川广人(Hiroto Saikawa)因涉嫌“获取不当财务”,在短暂任职后下台。

  除了面临中国车市整体低迷的市场压力外,日产汽车也正遭遇被同为日系车的竞争对手丰田、本田赶超的困境。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举报邮箱: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90237

  据《日本经济新闻》此前报道,为扭亏为盈,日产汽车提出了在全球范围内裁员1.25万人和削减10%产能的结构性改革方案。根据报道,日产汽车将削减国内外14家工厂的产能,加速压缩成本。

  日产汽车新任首席财务官(CFO)史蒂芬.马(Stephen Ma)表示,公司在2019财年上半年的预期达成进度放缓,公司预计2019财年实现15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96.8亿元)的营业利润,低于此前23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48.4亿元)的预期,是近11年来的最低预测水平。

  针对内田诚接下来将如何着手对日产汽车“开刀”,以及在中国市场进入山崎庄平时代的日产汽车是否会出现相关战略调整等问题,《中国经营报》记者致电日产中国相关负责人,其未予以相关回应,仅称“由于山崎庄平是合资公司的领导,需要与合资公司进行沟通后再予以答复”。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对方回复。

  山崎庄平被调任中国市场,为了填补内田诚担当日产汽车全球“救火队长”后留下的空缺。10月8日,日产汽车宣布,公司董事会已经任命公司高级副总裁、日产中国管理委员会主席、东风有限总裁内田诚为公司首席执行官。

  投资者关系关于同花顺软件下载法律声明运营许可联系我们友情链接招聘英才用户体验计划

  另外,日产汽车在中国的合资汽车东风有限也面临较大的双积分压力。今年7月,工业和信息化部、商务部、海关总署以及市场监管总局联合公布2018年度中国乘用车企业平均燃料消耗量与新能源汽车积分情况。记者注意到,在2018年度乘用车平均燃料消耗量不达标企业积分核算情况榜单中,东风有限平均燃料达标值消耗量积分仅为-5分。同时据统计,2017年、2018年东风有限的燃料消耗量负积分分别高达15.4万和26.4万分。

  近两年,受公司高层频繁动荡影响,日产汽车元气大伤,遭受营业利润暴跌之痛。11月12日,日产汽车披露的2019年第二财季(7~9月)财报数据显示,公司在当前财季的营业利润为300亿日元,暴跌70.4%,低于市场分析师预期的474.8亿日元;净利润为590亿元,同比下降5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