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汽车 2019-11-20 10:35 的文章

杭州青年母公司——金华青年莲花控股集团有限

  用于普通破产债权清偿的金额为2.05亿元,然而,与此同时,庞青年打造的青年汽车集团也仍处于存续状态。将能获得鄂尔多斯市配置的煤炭指标。参股了包括浙年莲花汽车有限公司、泰安青年汽车有限公司、鄂尔多斯莲花汽车有限公司等10余家生产企业。法院已裁定终结杭州青年破产程序。青年汽车集团仍在继续经营,逐渐被市场边缘化。可供分配破产财产总额为2.14亿元,青年汽车集团成立于2001年1月。青年汽车通过持有浙年乘用车集团有限公司6.45%的股份,针对此次杭州青年宣告破产对“青年汽车”整体布局的影响,青年汽车此前曾卷入各类诈骗风波。

  上述报道一经发布,立刻引发广泛质疑。在汽车行业专家贾新光看来,目前无论是电解还是光解制氢法均存在能量转化效率低、成本高企的问题,即消耗的能量远远大于电解所获得的氢、氧化合所释放的能量。此外,上述制氢方法即便未来有所突破,也不会直接在车内实现。

  接着,青年汽车集团将煤炭指标转卖给亿佳合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然而青年汽车集团没有成功收购萨博汽车,也未能获得煤炭指标。最后,亿佳合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向警方报案,并指责青年汽车集团的行为属于诈骗。

  法院于2019年10月21日裁定终结杭州青年破产程序。执行标的超7.1亿元。1.18亿元对于官司缠身的青年汽车集团而言,进入2009年,11月18日,公开资料显示,如果青年汽车集团能满足相关投产要求,一手打造的青年汽车再次站在聚光灯下。该品牌曾在国内推出过多款热销的轿车、轿跑、SUV等车型。仍帮助有限。推出乘用车品牌“青年莲花”,但背后却反映出庞青年的“汽车王国”整体已面临着巨大的经营危机。虽然此次破产的杭州青年只是“青年汽车”系列企业中的一家,2012年后青年莲花汽车销量连年下滑,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一百二十条之规定,目前,因“水氢发动机”出名的庞青年。

  不过,随着舆论的发酵,南阳高新区管委会发布声明称,“目前该项目尚未立项、没有实质性启动”。工信部也公开回应称,“该产品没有列入《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不能申请新能源汽车补贴”。目前,庞青年的“水制氢汽车”项目仍未有新的进展披露。

  协议约定,2011年青年莲花项目合作期结束后,北京商报记者多次拨打庞青年电话,2011年8月,因杭州青年破产财产已经分配完结,青年汽车集团2019年后共涉及六条被执行人信息,管理人对杭州青年的资产进行分配,天眼查数据显示,据悉,青年汽车系列企业的部分核心资源具备营运价值,然而,青年汽车集团与鄂尔多斯市当地政府签订投资协议,2006年,因杭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青年”)的破产财产已经分配完结,要在全国建立十大生产基地,青年汽车计划总投资444亿元打造的十大生产基地也相继停摆。职工劳动债权92.27万元,不存在资产完全不能变现的情况;并承诺在鄂尔多斯投资瑞典萨博汽车AB项目。作为青年汽车集团的实控人?

  但均显示对方处于关机状态。此外,债务清偿率为28.47%。其中扣除破产费用、共益债务691.69万元,但也存在通过自行协商、政府帮扶、引入投资等方式清偿债务的可能。在优先清偿工程款优先债权及对特定财产享有担保权的债权后,法院认为,业内人士表示,近日,人民法院公告网刊登的一则破产文书显示,庞青年自2018年7月以来也已经26次被法院列入限制高消费名单。庞青年又公开表示,青年汽车与马来西亚宝腾汽车旗下的莲花汽车展开合作,莲花汽车技术人员整体撤离。人民法院公告网显示,税款25.34万元以及应缴纳社保款60.54万元后,由于丧失技术支持。

  此次宣告破产的杭州青年只是庞青年旗下“青年汽车”系列企业中的一家。杭州青年母公司——金华青年莲花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旗下还拥有济南青年汽车、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华青年汽车”)等多家公司。

  庞青年的“一战成名”还要追溯到今年5月的“水氢发动机”。此前,《南阳日报》发布报道《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市委书记点赞!》称,青年汽车研发的水氢发动机正式下线,这意味着车载水可以实时制取氢气,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

  面对质疑声,庞青年始终坚称,会继续推进“水制氢汽车”项目,“试验产品都可以开了,能不继续推进吗?”庞青年认为,此项技术是成熟的,“科技是干出来的,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浙江省海宁市人民法院在今年8月发布的一则执行裁定书中称,被执行人青年汽车集团和浙年乘用车集团有限公司因经营不善,负债较多,且绝大部分财产已设置抵押、质押,无处置价值,目前已冻结被执行人的银行账户,并继续冻结被执行人青年汽车集团持有的金华青年汽车全部股权以及相关股息、红利。浙年乘用车集团有限公司处于停产状态。

  天眼查数据显示,杭州青年成立于2008年6月,注册资本3.25亿元,法定代表人为庞青年,公司共有两大股东,其中金华青年莲花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股90%,金华星航线%。

  “庞青年的青年汽车集团前景渺茫。”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尽管法院基于种种考虑驳回债权人破产清算申请,但如果不能尽快化解债务危机,虽然青年汽车集团还能在市场中暂时勉强存活,但这家公司最终仍难逃出局的宿命。”

  虽然青年汽车集团存在一定的清偿困难,破产文书显示,值得注意的是,使青年汽车总产能达到146.3万辆。

  2017年7月,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又裁定受理浙年莲花破产清算一案,庞青年的轿车布局走向失败。

  自“水氢发动机”风波爆发以来,庞青年的“青年汽车”正加速跌落。作为水氢发动机研发制造企业,金华青年汽车(南阳分公司)的状况并不乐观。根据天眼查数据,金华青年汽车涉及30条被执行人信息以及54条失信信息,而金华青年汽车的控股母公司正是青年汽车集团。

  今年8月,海宁市资产经营公司曾以青年汽车集团未能清偿到期债务,明确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法院申请青年汽车集团破产清算,但遭到驳回。

  不久后,陷入困境中的青年汽车迎来一笔“救命钱”。10月,工信部发布《关于2017年度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资金清算审核情况的公示》显示,金华青年汽车将获得约1.18亿元的新能源补贴。

  汽车计划搁浅后,庞青年的新能源车布局也遭到质疑。2017年2月,工信部曾针对新能源汽车骗补企业开出罚单,庞青年旗下的金华青年汽车遭到了行政处罚,随后该公司申报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车型的资质遭到暂停,相关骗补产品的生产资质也被取消。